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 观点交流

艺精技良字始工 ——由米芾集古字说开去

作者:张百行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6-05-13 17:30:31?查看:次

? ?? ?近来,有些爱好书法的朋友,就书坛某些所见,提出了一些问题,表示了诸多的不解和困惑。诸如:当今书坛,风向多变,朝秦暮楚,令人无所适从;某些“书家”笔法不精,点划拙劣,反而颇擅时名,领一时之“秀”,或称一方之“雄”;年轻一辈中,追逐时尚,缺少真功,搞流行风者,却能获奖入会,风光一时。而笔者以为:有志于书法者,今后还要精研笔法,临摹碑帖,继承传统,师古出新。那么路究竟应该怎么走才好?

? ? ?于是,在朗朗群星中,笔者想起了米芾……

? ? ?米芾者,宋四家之一也。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鹿门居士,人称米南宫、“米颠”。

? ? ?米芾天资高迈,为人狂放,不肯与世俯仰。能诗文,而不蹈前人轨迹;工於画,山水人物自成家法,“米家云山”享名於世,精鉴裁,历代奉为圭臬。书法则与苏轼、黄庭坚、蔡襄齐名,并称“宋四家”。若论对后世影响之大,又当推为四家之首。

? ? ?且让我们从历代书评中择其要者,看看世人对他的赞誉:《宋史·米芾传》说他:“妙于翰墨,沉着飞翥,得王献之笔意,尤工临移,至乱真,不可辨;”

? ? ?苏东坡集赞:“海岳平生篆、隶、真、行、草书,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当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东坡集》

? ? ?黄庭坚称誉:“余尝评米元章书如快剑斩阵,强弩射千里,书家笔势亦穷于此。”(《山谷题跋》)宋《宣和书谱》赞道:“米芾书学羲之,篆宗史籀,隶法师宜官。晚年出入规矩,自谓善书者只有一笔,我独有四面。寸纸数字,人争售之以为珍玩,请求碑榜,户外之履常满。”

? ? ?宋孙觌评他:“超逸绝尘,不践陈迹。每出新意于法度之中,而绝出笔墨畦经之外,真一代之奇迹也。”

? ? ?元赵子昂慨叹:“惟米元章英资高识,才欲追晋人,绝轨同时……,故能脱略唐宋,齐踪前古,岂不伟哉。”

? ? ?董其昌誉其:“沉着痛快,直夺晋人之神,”“虽苏黄相见,不无气慑。”

? ? ?而明代大书家,被誉为“后王胜前王”的王铎更是五体投地:“米芾书本羲、献,纵横飘忽,飞仙哉!深得《兰亭》法,不规规摹拟,予为焚香寝卧其下。”

? ? ?其他尚有“研笔如铁,而秀媚之气奕奕行间”;“行书飞白变化无穷,有翔龙舞凤之势”;“如天马脱缰,追风逐电”;“深得乾坤造化之妙”,“宋人书、米为优”等等赞语,极力推崇。

? ? ?那末,赢得了这么高的赞誉,取得了如此巨大成就的一代书法艺术大师米芾的成功之路又是怎么走出来的呢?

? ? ?还是让我们听听他自己是怎样说的吧:

? ? “余初学,先写壁,颜七八岁也……见柳而慕紧结,乃学柳《金刚经》。久之,知出于欧,乃学欧……乃慕褚而学最久,又慕段季转折肥美,八面皆全,久之,觉段全绎展《兰亭》,遂并看法帖,入晋魏平淡、弃钟、方而师师宜官《刘宽碑》是也,篆便爱《诅楚》、《石鼓》,又悟竹简以竹隶行溱,而鼎铭妙古老焉,其书壁以沈传师为主……”。

? ? ?又云:“壮岁未能立家,人称吾书为集古字,盖取诸长处,总而成之。既老,始自成家,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

? ? ?从这两段自叙,我们不难看出,米芾学书,是自幼就从名家书迹入手,进行严格和认真的临摹学习。而且胆识超卓,眼力过人,绝不墨守一家之规,对所宗之书,总是弃其短而取其长,博采众妙,转益多师,简直到了“朝秦暮楚”的程度!然而米芾的这种见异思迁,目的却始终如一,用他自己的话说,那就是“取诸长处,总而成之。”

? ? ?正是为了这个“总而成之”,天资聪颖的米芾,却能不恃己聪,在临摹前贤名迹上下了大功夫。

? ? ?他“早年得游内府,见历代名迹,孜孜摹学”。“于古名家书,学之几遍。”这种长期而艰苦的磨练,也成就了米芾的一项绝艺,他临摹功夫极深,“至乱真,不可辨”!“每从人借古本临摹,临竟,以临本与原本并还之,令其自择,借家往往不能辨,误将临本取去”。你看,这位狂放不羁的“米颠”,在继承优秀的传统时,又何尝有半点的“颠狂”!是以后人咸为心折—“故论善临摹者,千古惟米老一人而已。”

? ? ?然而,如此苦心的临摹,得到的却是“壮岁未能立家,人谓吾书为集古字!”面对时人之讥,米芾不仅不以为耻,反而不无自豪----已从遍临诸家获“集古字”之誉,那么“始自成家”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 ? ?终于,米芾以:“集古字”的方法,叩开了“成家”之门,而又以艺术家的胆魄,彻底丢开了“集古字,”“呵佛骂祖,面目非故”,以“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的独有的艺术风貌卓然峙立于大师之林,完成了他临摹----集古----自成一家的三部曲。

? ? ?这,就是一代大师米芾的成功之路!

? ? ?诚然,历代书坛上那些名标青史,书传后世的书法大家们,也无一不是沿着临摹、继承、创新的道路登上成功之巅的。但是,米芾和他们的相异之处,恰是在于他的“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这一点上。

? ? 而切切不可小看的,也正是这个“不知以何为祖”!

? ? 绝大多数的书法艺术家,尽管都能以其卓然的成就和不同于他人的艺术风貌,名垂书史,各领风骚。但有一点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的师承之路大都比较明晰,有迹可寻;独于米芾,对其师承,却是各执一词,众说纷纭,数百年来,迄无定论。

? ? 古之论书,以“神采为上,而形质次之。”学书之道,则是“遗貌取神”。追神似而弃形似,这无疑是正确的。但米芾这位横绝一世的艺术大师,却独树一帜,竟连神似也弃之不要。他是谁也学,谁也不学,择优弃劣;最后是谁也象,谁也不象,自树家法。即令是高如王羲之,他也敢于“自言无一点王右军俗气!”

? ? 这,才正是米芾的独特之处。如果说,别人走的是神似之路,那么依笔者之见,米芾所选的却是“髓似”之路。举凡形质也罢,神采也罢,总还是外在的东西,有迹可循;而“髓似”,却是外无形迹可考,内有血脉相承,令“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就这一点来看,米芾是真正悟后的“禅家”。在艺术上,他最终敢于“拆肉还母,拆骨还父,呵佛骂祖,面目非故”(董其昌语),从继承传统----批判的接收,到丢弃传统----大胆的否定又到自立传统----彻底的出新,米芾过人的胆识和胜人一筹的技艺终于孑然而出!

? ? ?应该说,这才是米芾给予后人的最大启迪之所在,也是笔者最为之心折的地方之一。

? ?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后世诸多学米者,大多没能抓住“髓似”这一关键的机钮,即高明如吴琚,也是徒具皮相而已。这就难怪宋高宗要发出“然千古效其法者,不过得其外貌”的慨叹了。

? ? ?除去集古成家的独具特色,米芾另一个独享盛名的成就,就是他用笔的技巧和笔法的丰富。论及用笔,米芾自言己是“刷字”,是“振迅天真,出于意外”,并颇为自豪的宣称:“善书者,只有一笔,我独有四面。”同代与后世之人对其笔法,也是极尽赞赏之能事。苏轼说他“风樯阵马,沉着痛快”;黄山谷赞其如“快剑斩阵,强弩射千里,书家笔势亦穷于此”;宋高宗谓其“收六朝翰墨,副在笔端,故沉着痛快,如乘骏马,进退裕如,不烦鞭策,无不当人意。”蔡攸谓其“执笔能尽管城子五指撮之势,翩翩若飞”,当代有人更极誉其“蓄意八面出锋。运其匠心,使用侧锋。侧锋的使用,给米芾的字平添了千般风流,万种仪态……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

? ??可以这样说,米芾对传统的继承突出之处在于笔法----乱真的临摹和“集古字”;而米芾对传统的突破和发展,突出之处还是笔法----中侧并施,八面出锋。用笔是米芾书法的生命,没有他那独具特色的用笔,也就没有米芾那不同于任何人的书法风貌!

? ? 其实,视笔法为书法的生命,甚而穷毕生之力孜孜以求者,在古代书人中比比皆是,又岂止一个米芾!

? ? 魏之钟繇,便特重笔法,深知用笔于书法之要义,其极慕蔡邕书,欲求其笔法而不得,后知韦诞处藏有蔡之笔法,便顾不得脸面,一次次苦苦哀恳韦诞以求之,甚至到了捶胸呕血的地步,然则韦诞亦视笔法为生命,随你如何,硬是秘不示人;竟至死后也遗命将其随葬墓中,已经到了生死不离的程度。更有趣的还是钟繇,作为魏之重臣,为了这一笔法,竟然不顾律令和身后声名,知法犯法,暗地使人盗掘韦诞之墓,这才如愿以偿。钟繇死后,一如韦诞,其墓也因内藏笔法而为他人盗掘。这段故事,虽明显与史不符,系后人谬传,近已有人指出此误。但我们通过这些故事,却足以看出前人对于笔法是看得何等重要!

? ??恰是钟繇通书意,重笔法,不惜一切毕生孜求,才造就了他在书坛上的崇高地位,以楷书而论,世称“钟、王”,其显赫更在书圣王羲之之上,毕竟苍天不负有心人。

? ? 说到笔法的重要,黄庭坚一针见血:“古人工书无他异,但能用笔耳。”他说的极明白,能否用笔,精不精笔法,乃是决定书法成败的性命攸关的大事!他自己更是以毕生之力,去探求笔法的奥秘。于此,他作了十分坦诚的自白:“尝学书三十年,初以周越为师,故二十年抖擞俗气不得脱。晚得苏才翁子美书观之,乃得古人笔意。其后又得张长史,僧怀素,高闲墨迹,乃窥笔法之妙。”作为宋四大家之一,与米芾同享盛名于后世的一代书法大师,黄庭坚到了晚年,才敢言自己悟出了笔法,意到笔到,得心应手。你看,精通笔法,对于黄庭坚这样的大师,也还竟然是一个如此长期而艰难的过程!然而,这又是一个必须完成的过程,否则,黄庭坚在艺术上的辉煌,也就不复存在了。

? ? 另外一位极享盛名于世的元代大书法家赵子昂,论及用笔时,更是给后世留下一句千古传诵的名言:“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工。盖结字因时相传,而用笔千古不易。”他本人更是以自身的实践和巨大的成就为他“用笔为上”的理论,作出了令人叹服的说明。

? ? 赵子昂是自唐以后开宗立派的又一大家,中国书法史上的中兴人物,二王书派的集大成者。其书风笼罩中国书坛近五百年之久,其影响极其深远,历久不衰。

? ??他“以书名天下,”“篆籀分隶真行草书,无不妙绝古今”,“天竺有僧数万里来求其书,归国中宝之”。近人马宗霍《书林纪事》中云:“元赵子昂以书法称雄一世,落笔如风雨,一日能书一万字。”如此的高水平,如此的高速度,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然这一切,又无不来源于他运笔的纯熟与笔法的精能!

? ? ?对赵氏所提出的“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工。盖结字因时相传,而用笔千古不易”这一论断,历代的书法家们,都把它奉为圭臬,作为度人的金针和泽被后世的至理名言。然而时至今日,对这一论断产生怀疑并提出异议的人却多了起来。如果说在中青年一辈,因受西方现代美学思想影响和急于创新意图的驱使而大唱反调不足为奇的话,作为老一代传统书家领军人物的启功先生,竟也与赵氏琵琶反弹!

? ? 启功先生认为:“结构千古不易,用笔因时相传。”并在他的论书诗中开宗明义的提出“用笔何如结字难”,以为结字的难度和重要都较用笔为上,主张学习书法先练好结构,便可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是“一从悟得黄金律,便觉全牛骨隙宽”。结构问题解决的好,学习书法便能游刃有余。并在书法教学中也实践着这一主张。

? ??作为一种艺术见解和个人的感觉,启功先生的论述本也无可厚非。对于启功先生,笔者是心仪已久。于先生的人品、学问、品鉴、文章,更是十分敬佩。惟对先生此论,笔者尽管才疏学浅,却也不敢苟同,并且斗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略论一下先生的书法。

? ? ?综观启功先生书作,凡属小字,如尺牍、扇面、手扎之类,尚多有可观,清雅娟秀。但一书稍大之字,问题便出来了,启功先生作字,或者是一种喜好,或者是一种匠心,在字的处理上,往往左重右轻,或上重下轻,通篇之中总似刻意安排,上几字极重,下几字又极轻。作为一种结构和章法处理,善用对比堪称一妙。但问题是先生重笔处虽然秀润朴厚,而细笔处却大多有骨无肉;纵是骨法用笔,中锋直下,但给人的感觉却是用笔的简单和技巧上的缺少变化。有的字甚至如同硬笔写成,实不免有“积薪”之嫌。特别是左右结构之字,几乎千篇一律。都是如此这般;对比强则强矣,但却有过犹不及之弊。运笔作字,骨肉停匀斯为上乘。但观先生之作似还未臻此境,亦且积习已深。其结字也过于平稳,一如用笔,同样是变化不多,形貌单一,以至遭“馆阁”之讥,虽言之太过,但先生之短,却是我辈想为贤者讳实又无法为之讳的。

? ? 平心而论,无论是用笔、结字,还是在书艺上所达到的高度及对后世的影响,今日之“巨匠”,较之古时之大师,都不逮远甚!而一者轻用笔,一者重用笔,其结果殊异,个中缘由,不是颇为耐人寻味吗!

? ? 清人朱履贞曾在他的《书学捷要》中说过这样的一段话:“学书要识古人用笔,不可徒求形似,若循墙依壁,只寻辙迹,则疵病百出。”不幸的是,今人,尤其是中青年中部分书者,偏是徒求形似者多,深研用笔者少。此等人中,有的是属涉书不深,对书法真谛缺少认识;有的则是不甘默然,急于求成。于是便观风察色,紧追时尚,今日流行章草,便仿写章草;明朝崇尚汉简,又掉头再来汉简。大幅走红,其作也齐天接地;手札看俏,又一齐娇小玲珑!甚至某人书法获奖,也能引起轰动效应,效仿者纷至沓来,活脱脱一付“循墙依壁”之相。再观其作,初看犹令人眼花缭乱,细究则不免“疵病百出”。虽然近些年来,高喊“创新”的鼓噪声已歇,书法界已从表面的“热”转向深层的“冷”,并且掉过头来向传统回归。但就书法创作的整体而言,特别是青年作者的创作,苛求一点说,依然难尽人意,真正高水平的还不算太多。在一些全国性的展览和书法报刊上,流行色的东西仍还有相当的比重,低水平的作品也还时时充斥其中。即以近两届中青年书展为例,此类作品亦不鲜见,有的甚至还被作为优秀之作见诸报端。由此看来,即便是理论导向正确,整个书法界也认识划一(这都很难),要想清除积弊,提高整体创作水平,也绝非是一朝一夕之事!

? ? ?行文至此,笔者之意已明,似已无须再说;友人指称之弊,也不必再条分缕析。追逐时尚者或可风光一时,但转眼便是明日黄花;艺无真功者或可侥幸名世,身谢道衰不过是过眼云烟。书坛会因之喧器一阵,热闹一时,但书法将依旧沿着它自身的规律发展前行。有志者当寄怀高远;有识者会耐得住寂寞。“识浅、见狭、学不足”者于书法将“终不能尽妙”(苏东坡语)。呜呼!书法,名世或易,传世实难!

? ? ?囿于时,困于学,仅以此浅文,奉诸垂询之友,是为答。


【作者简介】

1944年8月生,山东省济南市人。山东省文史馆馆员,原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着名书法家。五岁即开始习字,尤善楷、行、草书。其书作雄秀浑厚,劲逸潇洒 ,既壮美又富书卷气,赢得了书法界的好评和社会的推崇。近十余年来,多次获得国家级 的各种书法奖励,特别是在1984年和1986年,他连续获得全国首届职工书展和全国首届电视书法大赛一等奖,震动了山东书坛并享誉全国。1987年出访日本,所到之处,评价极高,备受欢迎,被日方誉为“书道大家”,载誉而归,并荣获山东省委、省政府颁发的泰山优秀文艺创作奖。作品多次参加各种国家级和国际间的书法大展,被结集出版和文物部门收藏。《当代中国书法家辞典》、《中国古今书家辞典》、《中国当代文艺家名人录》、《中国美术年鉴》、《中国当代书画篆刻家辞典》等数十部大型辞书都先后收入了他的评传、业绩和作品。


【张百行先生作品欣赏】







【本文文字及图片均为张百行先生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